蓝火Jack_

偶尔堆堆图。
我爱草稿。
备考淡圈中。

风定花犹落【1】 #aph极东兄弟【非腐向】

第一次在网上发文章好紧张。 【然而你确定有人会看吗……

近期被人投了安利入了aph坑,被极东这对兄弟狠虐了一把。

说真话我其实以前有一段时间很愤青的。对霓虹的一切总是抱着无可言说的仇恨。

在看了aph以后感觉似乎国家被拟人化了以后仇恨看似减轻了,但一旦把人物带入历史,发现自己除了仇恨,心里更多所期望的,其实是和平。

多希望中/国和日/本可以像以前那样亲如兄弟。

这篇文大概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被写出来的。只写了很短一段,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毕竟快开学。 而且小学生文笔先不说,因为刚入坑对有些人物了解不够深入ooc得自己都不能忍。

但是不发出来又有点不甘心。

我只是希望有人能看到,能分享我的这种心情罢了。

兄弟亲情向……大概,反正非腐,非腐,非腐是肯定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先说你能不能把坑填完吧

—————————————分割线————————————

本田菊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家院中那棵满枝粉红的樱花树。
仍带着些凛冽的风拂过,满树的粉嫩花瓣随之摇摆,斜射的阳光中跳跃般落下几片。二月初,虽早已步入初春,但冬日的寒气尚未退去,空气中弥漫着些许寒冷因子。
披衣起身,本田菊在院中踱步,身上的衣物对这样的天气而言仍有些单薄。走到树下,他伸手抚过那粗糙而有力的树干,有些烦躁的心随着树木深沉的呼吸也渐渐沉静下来。
还不到花期。
普通樱花的花期,该是在三月中旬左右才开始。本田菊知道这棵树并非冬樱,况且,冬樱的花期,也该在一月份就结束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为日/本的意识体,没人比他更了解樱花了。而他在这世上存在了这么久,遇见这样的事着实是第一次。昨晚本田菊睡下时,院内的树仍是一树秃枝,直到今早他被那淡淡的花香气息唤醒。
想到这,本田菊不由得又疑惑起来。樱花的香气,不离近仔细闻应该是察觉不到的,而这一次的樱花,似是有些芬芳过头了。
但是看这样子,是一夜之间全都开了啊……心中思忖着,收回了靠在树干上的手:“也不知道是坏事还是好事……”
但愿,是好事吧。
本田菊的黑发被一阵风吹起,他不由得抬头看向那上下掩映显得十分浓密的巨大花团。眼前的景象俨然与当年的记忆重叠,心底猛地颤动了一下,他出乎意料的有些抗拒的向后退了几步。
果然……不管怎么努力的想要去隐藏和忘记……
到头来还是会无可避免的触碰到那段不堪的记忆啊……

“你自由了。”
手铐和脚铐带着巨大而刺耳的噪声落地。而本田菊几乎是带着莫大的惊讶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系着长发的人的。
不出所料,对方平静的吐出这几个字后,丝毫不理会本田菊的惊诧,只漠然的转身离开。他张张嘴想要发出声音,可想说的话到了嘴边还是硬生生的被咽了回去。低头望着脚下束缚了自己一年多已有些锈蚀了的那两对冰冷的铁器,手腕和脚腕上红肿的印记依然清晰可见。他无言的退了回去,一股复杂的心绪涌上心头。
牢房里弥漫着潮湿的铁锈的味道,压抑的气息丝毫没有因那扇一直以来被紧锁的牢门的打开而散去,反而是更加凝重的积聚在胸口——不闻不问的关了在下一年多,现在连一个杀字都未提就放在下走,这算是施舍吗?
本田菊的身上依然穿着他在作战时的那身白军服,只是现在,曾经的洁白被满身的血污所代替。有些痕迹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失去了鲜艳的色彩,只留下一片灰红,证明它曾经存在过。而还有一些,非但没有随着时间淡去,相反在这阴暗的牢房之中显得越发耀眼,殷红的像是刚从战场上染来般,扎得本田菊眼睛生疼。
自嘲般的勾了勾嘴角,这些依旧散发着若即若离的血腥味的,这些与时间顽固的抗争着的,都来自你吧。即使这样,也还是要放在下离开吗?
入牢的那一刻起,在下未曾再见过你的脸。没想到一年多以后再次见面,竟是这样酸涩。
你说过,肉体上的伤痕总有愈合的时候。只是恐怕,你心上的伤痕,再过几千年,几万年,纵使等到世界末日,也无可磨灭了吧。
又一次迈进自家熟悉的庭院,正值樱花开放最盛的季节。柔和的暖风裹挟着一两点柔薄的樱花瓣扑面而来,似是在迎接本田菊的回归。
站在树下,心中依旧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柔软的风环过身躯,他却感觉不到半点温暖。浑身上下已经愈合了的伤口,又忽地被割开了一样,疼得刺骨。沉默着抬起头,望着头顶上方硕大的树冠随着风轻轻摇动。

——和现在一模一样。
忘不了的。
天真的以为有些事会随着时间的冲刷而淡去,但越是想忘记,越发现生活中处处都有那些记忆的影子。
就像无意间挽袖都会发现手腕上浅浅的痕迹,擦拭武士刀时又恍惚看见了你的映像,隔壁孩子的哭声里,似乎总夹杂着战场上你子民的哭号。
每一次尝试着连根拔起,都只是让它扎根更深而已。
本田菊,你忘不了的。
这样逃避下去真的好吗?他不知道。
他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明明是自己犯下的过错,却一味的逃避不去面对;自己一人锁起心门,却又被独自承受的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
坦白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啊。
但是,万一被拒绝,他该怎么办?
#中/国和日/本,在二战结束后的建交之路上依然走的磕磕绊绊。日/本的上司曾对侵华历史的矢口否认,一度令两国的关系降到了冰点。而中/国的上司也一直因日/本无端挑起的领土争端十分恼火#
在下与你隔海相望,可是,为何觉得我们之间,总有一面无形的屏障,离得再近,在下,还是无法真切的感受到你的气息。
本田菊双手抱头缓缓蹲下。
#近几年,日/本换了新的上司以后,对中/国的态度大有好转,中/日关系逐渐缓和【虚构,剧情需要,与现实无关。】#
似乎,从那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这份被战争蹂躏得体无完肤的感情,被长时间的隔阂冲淡了色彩的感情,在本田菊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又一次被燃起,强烈的炽热似乎要冲破胸膛。
还是想见他的吧。
还是希望他能原谅自己的吧。
还是怀念以前的时光的吧。
还是想做他的弟·弟的吧——
在下知道回不去了。
但路还是要走的啊。
在下只是……不想,再逃避下去了。
【第一章……大概,完。】
脑洞很小,剧情如果脑补完了也会很简单……
重点在感情表达上吧。【鞠躬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