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火Jack_

偶尔堆堆图。
我爱草稿。
备考淡圈中。

风定花犹落【3】#aph极东

第三更。
嘉龙崩得不要不要的……写着写着就变成那样了可是不会改啊怎么办……。
某种程度上来讲嘉龙说的那些话其实就是我想说的吧……对不住了菊。
说真的其实我现在有时候依旧很愤青。
比较短。而且写的更渣了……估计这个更没人看了吧。
【感觉自己真差劲。
依旧没有分割线

本田菊独自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在北/京这些乱七八糟的古老胡同里。
北/京二月初的气温比东/京低。突然下降的气温让他有些不适,本田菊紧了紧围巾,努力不让寒风钻进来。
他有些担心。天色已偏近黄昏,可他依旧还是没有找到王耀的房子。本田菊知道以王耀好清净的性格是绝不会住在繁华市区的居民楼里的,只是谁会知道这胡同竟然比黄河十八弯还不好转悠啊……
终于在固执的又绕了一个大圈后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原地的本田菊靠着墙停了下来。
“……在下好像……迷路了……”

时间回到五天前。
“啊……所以说王耀先生那里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吗?”
本田菊合上电脑,自言自语道。
他看了一眼院中的樱花树。
其实早在前几天樱花刚开的时候,本田菊看着这棵树就有种奇怪的感觉。
总觉得这件事……
和他会有关系呢。
不如……就借春节的机会过去看看他?毕竟是一个对他们中/国人来讲那么重要的节日……
“最近在下的上司似乎和王耀先生的上司关系没有那么差了,所以在下即使去拜访……王耀先生他应该也不会介意吧。”
在下……很久没见到你了啊。
这种感觉……是想念吗?
本田菊苦笑一声,只是恐怕,你一点都不想念再下吧。如果有可能,是不是永远都不要见了?
再次打开电脑,搜索除夕当天到达的航班。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让在下……最后自私一次吧。

回到现在。本田菊无奈的拖着行李箱继续在绕成中国结一样的胡同里转悠,他后悔自己没提前给王耀打个电话。
他没料到除夕的街上会这么冷清。窄小的胡同里不见一个人,只是隔着那漆红的大门,可以隐约听见院里孩子的撒娇声和大人的应和。
幸亏在行李箱里塞了帐篷【虽然是为了防止王耀拒绝自己留宿才准备的……】,不然看样子晚上在外面冻这么一宿,本田菊不确定第二天自己还能不能醒过来。

“哎呀。”在厨房里和王濠镜一起忙活年夜饭的王耀突然叫了起来,“竟然没醋了!晓梅你和嘉龙去买一趟……”
林晓梅应了一声拽着王嘉龙跑了出去。
“等一下!把垃圾带上扔掉!”
“……”王嘉龙黑着脸折回来抄起垃圾袋子。

天黑了。老旧的胡同里没有路灯,本田菊只能靠着有的人家在门口挂起的通电的灯笼发出的微黄的光辨认路的走向。
行李箱在地上拖拽着发出刺啦的响声。他抬头,望见对面隐隐约约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影。小小的欣喜了一下,早就已经放弃今天找到王耀的本田菊心想这大半天的终于见到个活人可以拐出这些破胡同了……
礼貌的清了清嗓子,刚想上前搭话,对面的人见状却停住了脚步。
啪嗒一声。
袋子落地的声音。
对面人的脸庞被阴影挡住,在发黑的天色里看不清楚。
本田菊只感觉到一种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气息从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他疑惑着向前走了两步,这才看清面前这个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的少年【都说了不是少年啊!】是谁。
他心里一沉。
这下糟了。

“嘉龙他们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王耀一边搅拌着肉馅一边问王濠镜。
王濠镜解下围裙,掸了掸身上的面粉:“我出去看看吧,先生。”
“该不会是路太绕找不回来了吧?”半开玩笑似的问道。
“别开玩笑了先生,”王濠镜听到这话有些忍俊不禁,“这种事情怎么可……”
“大哥!!”
一声熟悉的呼唤传来,只不过语调里带着些焦急,响度也比之前提高了几个档次。只见林晓梅大口喘着气冲进厨房,也顾不得拂去脸颊上凌乱的发丝:“大……大哥,濠镜……不好了!!出事了!!!”
“晓梅你别着急,好好说话。”王濠镜快步上前扶住她,“到底出什么事了?嘉龙呢?”
“嘉龙……嘉龙他……”
“嘉龙他怎么了?!”王耀蹭的转过身来。
“嘉龙他……和本田菊打起来了!!!”
“本田菊?!!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

“……啊……”
本田菊用小臂勉强挡下王嘉龙的一拳。被击中的部位此时正火辣辣的疼。王嘉龙的中国功夫是不错的,本田菊虽然拥有优良的近身格斗术,但身上套着比平时厚很多的棉服,这么大幅度的活动自然不方便。况且,即便活动容易他也是不好出手的。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并不受对方欢迎……
“白·眼·狼,你还敢回来?”
王嘉龙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狠狠地刺痛着本田菊的心。他把拳头攥的咯吱响,恨不得现在就让眼前这个叛徒立刻魂归西天。王嘉龙忘不了王耀曾经给他和濠镜晓梅讲过的,当他们都被迫离家的时候,就是这个混蛋,手里提着闪着寒光的武士刀踹开了王耀家的门,把王耀的家里洗劫一空,临走前,还不忘在王耀背后补上一刀,彻底了断了这几千年的兄弟之情。
于是他那时就对天发誓,我王嘉龙,誓死与这个白眼狼不共戴天。
本田菊摇晃着站起来,轻咳了两声,低着头说:“王嘉龙先生,请您……尊重在下。”
王嘉龙听了这话觉得甚是好笑,冷笑道:“呵,尊重你?等你把那不明不白就终结在你刀下的几千万条人命还回来再说吧!”照着对方的小腹又是狠狠一脚。
“咳!”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再次击中,本田菊毫无防备的又后退了几步,他感觉得到,嘴里已经有什么带着腥味的东西在打转了。王嘉龙走上前一把揪住本田菊的领子,挑衅似的,一字一顿的说得愈加发狠了:“你当年那一身本事呢,扔了?有能耐,使出来给我看啊!”
本田菊偏过头去不与王嘉龙对视。他有些退缩了,身体也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在下的这个选择,果然,还是错了吗?
“你现在知道怕了?当年你面无表情对他砍下那一刀的时候,你怎么不怕?当年你决定发动全面战争的时候,你怎么不怕?当年你在战场上放任你的军队制造那么多惨案的时候,你怎么不怕?!啊?!!告诉我!!!!”
眼前的人如愤怒的猛虎一般咆哮着,本田菊可以分明的看见他眼里熊熊燃烧着的仇恨。对方说的没错,他畏惧了。王嘉龙平时的话并不多,对方这样歇斯底里的时候他真的是第一次见。本田菊这才意识到,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自己的犯下的过错这么深重,不是当事人的王嘉龙尚且深恶痛疾到这种地步,而身为战争亲历者的王耀,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原谅自己呢?
对面的人再次举起了拳头。本田菊干脆不再反抗,他知道自己身为国家的意识体是不会死的,现在这个身体即使对王嘉龙的攻击全盘接受,最多也不过是重伤住院,修养便是。眼下最重要的是等对方冷静下来找个机会脱身,这样耗下去总不是个办法。
于是本田菊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这一拳。他听见王嘉龙如洪水破闸般的声音:
“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白眼狼……”
“王嘉龙!!!!”

一个急刹,拳头停在离本田菊眉心不到一寸的地方。
王嘉龙僵硬的转过头。
“……住手,嘉龙。”
听到熟悉的声音,本田菊吃惊的睁开双眼。他看见王嘉龙背后只穿了一件单衫的王耀大口呼着白气,王耀的身后跟着神色慌张的林晓梅和王濠镜。
揪着本田菊领子的手松开了。王嘉龙转过身去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王耀。
“……大佬,你这是要干什么?”




【等等突然觉得小澳真贤惠?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