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火Jack_

偶尔堆堆图。
我爱草稿。
备考淡圈中。

风定花犹落【4】#aph极东

前段时间把lofter卸了。好久没抓到时间码字,八成要坑……
写起来没感觉。所以就这样吧。没什么人看的话进度无压力×
没有分割线


“……大佬,你这是要干什么?”
直呼其名。
王嘉龙未曾听过王耀这般唤自己。
王耀依旧喘着气,棕黑色的辫子凌乱的搭在左肩上,有些许碎发已经从发带里钻了出来。眉头紧皱着,眉下的一双眼里少见的写满了威严。

“嘉龙,你和他们回去。”
“可是……你干什么!放开!”王嘉龙刚想反驳,就被一个箭步冲上来的王濠镜死死抓住腕子使劲往回拉。王濠镜的力道大得出奇,他挣脱不开,便抬起头不平的望着这个比自己高四厘米的哥哥,心里疑惑为什么就连他也会反对自己。王濠镜只是锁着眉,直到把王嘉龙从本田菊身边拉开之后才轻轻和他解释:“先生说这件事他会处理的,不用你操心。”
“开什么玩笑。”嘉龙说着甩开濠镜的手又要冲上去,却又被一旁的晓梅拦住,终于忍无可忍对着背对自己的王耀大声吼起来,“为什么放过他?!当初你是怎么和我们讲那场战争的,你几千万子民曾经流过的血,落过的泪,你难道都忘了吗?!!”
“不要胡闹!”触电似的,似乎是嘉龙的话刺激到了王耀,他猛的转过身,深邃的眸子底泛起寒光来,“我再说一遍,王嘉龙,你给我回去!!”
再一次被直呼姓名,三个字,把王嘉龙想说的所有话全都噎了回去。像是害怕一样后退了几步,他盯着王耀看了一会,终于垂下眼帘不再抗拒,任林晓梅和王濠镜拉着回去了。
本田菊望着三个人的背影渐行渐远,不知怎的竟松了口气。疼痛并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他扶着身后的墙让身子站直。
看着嘉龙他们消失在拐角处,王耀悬着的心这才稍微放了下来,恢复了温和的神色,弯下身去帮本田菊扶起倒在地上的行李箱:“为什么来中/国旅游之前不通知我一声啊菊……好歹我也可以帮你选好日子再过来啊,现在这个时间,景区都放假了。”
听了王耀的话,本田菊一时语塞了。出乎意料的温柔的问候,仿佛刚刚自己和王嘉龙一番针锋相对的争斗不曾存在过,不免让他有些不适应。
他为什么不怪在下呢?
“王耀先生,在下不是来旅游的……”
“啊?那你这是……”
“啊,在下前几天偶然发现王耀先生这里似乎就要过春节了,”本田菊有些紧张的回答道,“早就听说过春节在您这里是很重要的节日呢,在下那里最近又没什么事,所以就想着也许可以过来看看……”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接过行李箱向王耀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本来是想着不要麻烦王耀先生才没打电话的,没想到竟然迷路了,还碰到了王嘉龙先生,说到底还是添了不少乱子啊……”
王耀稍稍怔了一下,眼里瞬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神情。
“……是这样……吗?”
他是特意来的。
难道……
不,怎么可能。王耀为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感到好笑,他想起了王嘉龙刚才的话。

你几千万子民曾经流过的血,落过的泪,你难道都忘了吗。

他没忘。他忘不了。他告诉过自己,早在这场战争之前,1859年,眼前这个人一脚踹开他家的大门的时候。
那个可以唤他为“哥哥”的名为本田菊的弟弟,就已经死了。
眼前的这个人,对他来讲,仅仅/只是同样名为本田菊的,日/本。
王耀作为中/国,是现在世界上存在着的最古老的国家了。经历过无数世事变迁,几千年文化的积淀下来,让他变成了一个荣辱不惊的人。
千百年来,庭前花开花落,天上云卷云舒,似乎都与他无关。习惯了这样安定平凡的日子,王耀虽然享受过荣华富贵,在亲眼见证了曾和自己一样繁荣的大/秦的消失后,他也终于了解了这苍天之下的世态炎凉。
作为国家,他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无力。天道自有自己的规则,他无力左右其他和自己一样的国家的昌盛和衰败,甚至,就连他自己的命运,都是掌握在人类手里的。
王耀有时想,若他不是作为国家的意识体存在,只是这神州大地上芸芸众生中的一份子,那该多好。
过去的一切,好的,坏的,他都可以放手。
只不过是希望能重来罢了……

『Nini,我睡不着……』
『好啦我知道了,小菊今天想听什么故事阿鲁?』

『小菊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我给你讲过的玉兔在月亮上捣药的故事阿鲁?』
『耀君,那个……是在捣年糕啦。』

『王耀先生,好久不见。』
『别来无恙,本田先生。』

『还要挣扎吗?你比在下想象的要顽固得多啊,中/国。』
『……我知道你想控制我,日/本……我只想告诉你,我比你大这两千多岁,不是白活的。』

『为……为什么……在下……明明就要……就要得手了……』
『因为我是中/国,不是别人。这点,你记住了。』

本田菊看见盯着白墙出神的王耀脸上的神情蓦地扭曲,心里也大概有了答案。
他果然……依旧恨着在下啊。

“……王耀先生?”试探性的叫了他一声。

……还是开不了口……

“啊?”王耀猛地从回忆里回过神来,看着站在一旁故意摆出一副疑惑的样子的本田菊。
王耀只觉得对方的眼神如利剑般狠刺在自己的心上。
与此同时,本田菊望见王耀的眼里,恍惚流露出一丝失望。
“啊抱歉,刚才走神了。”最终还是无情的终止了回忆,装作没事的样子挤出一个笑容。王耀说着走到本田菊的前面,“嘉龙那孩子实在太冲动,下手怎么能那么重呢……你先和我回家上点药吧,这附近的诊所已经关门了。”
“没关系,在下不要紧的……”见他恢复了平和,本田菊赶紧拽住行李箱跟上王耀,“倒是王耀先生您……这么冷的天,一件单衣没问题吗?”
“没关系啦,你只是不习惯这里的天气。北/京比东/京冷很多吧?”
“嗯……”

一路上,二人无言。

评论(1)

热度(3)